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自定义透明flash
QQ客服
ᄍ(﾿ᄂA  邹秀丽律师
站内搜索
 
 
在面对征收拆迁不公时,谈谈司法维权的“性价比”
作者:北京两高拆迁律师团    发布于:2017-09-27 22:37:17    文字:【】【】【

问:“我家的房子被强拆了,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一直在上访,可是解决不了;我也一直在找政 府,他们各个部门像在踢皮球”。

 

“你怎么就不考虑诉讼途径呢?”

 

“你们律师怎么老让我们打官司?”“我们这里山高皇帝远,法律可靠吗?”

 

“……”

 

以上类似的咨询几乎每天都能遇到。案情已然如此,他还在怀疑“法律”,他仍然反感打官司。那他咨询律师的目的是什么呢? 

 

其实无非是希望我能告诉他还有那个他以前没找过的部门或者领导可以找,让他跑两趟马上就冒出个包青天把他的冤给平了。或者想出个什么高招让他一用就灵,马上云开雾散艳阳天。如果有这样的“高招儿”的话国家的司法制度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国家还设立这么庞大的司法体系干什么?

 

“那谁谁的事情不是通过上访解决的吗?”“那你说为什么某某某冲进了北戴河会场事情就给解决了?还有某某某拦住了总理的座驾事情后来也给解决了?”每当我给这类咨询者试图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往往会得到这样的反问。

 

是的,由于中国还具有浓重的人治社会的氛围,所以这样的事情确实有,但是这样的事可以复制吗?全国每天都在发生各种拆迁不公平的事,有几个成功的用到这种办法解决了的?再说你只看到用这种办法成功的案例,更多的案例是还离领 导人几公里之遥就被拿下,拘留,关学xi班,甚至被殴打,被强制遣送,更有甚者有人还因此被逼成精神病甚至失去生命,这些你知道吗?再说国家为了杜绝这种事情的重复上演,在一直升级安保措施,就拿这两天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来说,安保人员除过之前的荷枪实弹之外还配备了大量的狼牙棒。这些事情你知道吗?

 

一、那我就是要尝试一下这个办法

 

既然你非要尝试这个办法,你就去尝试得了,还问律师什么呢?你非要这个办法从律师口中说出来,让律师告诉你这个办法?对不起,那不可能。首先从法律角度说,律师不得给当事人有违法律的建议;其次,从道德角度说,律师也不能给当事人这种冒生命危险的建议;最后,从经济角度讲,律师也不能给当事人这种性价比极不划算的建议。

 

二、找中央巡视组可行吗

 

从中央巡视组产生的那一天,许多人就把它当成了救命稻草,特别是从网上开始流传中央巡视组驻各地联系人电话以后,中央巡视组就成了网络热词,什么事都要找巡视组。可是两年后的今天,这个词就没以前热了。为什么呢?因为你不知道巡视组是干什么的。中央设立巡视组的目的是通过巡视发现并处理地方官员的贪腐渎职行为,并不是处理拆迁不公的事。拆迁不公属于工作上产生的纠纷,并不必然都是因为地方公职人员贪腐造成,如果你拿不出地方公职人员贪腐的证据,这种事找巡视组往往都会被推给地方去解决,怎么可能会有结果呢?

 

三、可是打官司是要花钱的呀!你们律师收费又那么高 

 

这其实才是问题的根本原因。还有就是律师不给案件结果作保证。“几万元给了你们,你们还不对案件结果作保证,我干嘛还要做这样的事?”这种思维所反映出的问题其实是被拆迁户最后大都成了被侵害者的根源。“几万块钱对我来说不是小数目,给了你们我能拿回来什么?你还不给我个承诺?可是你一生中做的每件事都有人给你作承诺吗?我们辛苦耕作,有人说我保证今年无天灾无虫害一定丰收?我们出门没人说今天路上肯定没有交通事故,肯定不会有任何意外,不也照样出门行路吗?……那为什么偏偏在这件事上要有保证呢?

 

这是法律维权,要说和这事最为类似的那是求医治病。你去医院治病,是不是医生承诺能治好你才治,没有承诺你就不治呢?显然不是。司法程序是公民、法人在权利受损后的法定救济途径,就好像治疗是人在生病后恢复健康的有效途径一样。它的实质是律师运用专业的法律技能通过法律程序的策划和运作,以实现当事人权利救济的过程,就好像医生通过专业技能帮病人诊断,用药和治疗一样。这个活动的价值是物化在运作过程中的高技术含量,而不是最后的产出物。

 

但是我们因为这样就不不打官司了吗?不能。除非你不在乎自己的权益被侵害,否则就不能轻言放弃司法维权程序。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在所有可能会维护权益的途经里面,司法维权是成本最小的,性价比最 高的。试想,上访不花钱吗?路费、食宿等,当然也花,不过不多,那是一次不多,次数多了还不多吗?问题的关键是上访是个没有尽头的事,一次次去,一次次被推诿,堵截,遣送,甚至关押。据有人统计,国家信访局设在北京马家楼的接待中心那里的常客,平均因上访的个人花费在10万元左右。其实这还不是这种行为最 大的成本,其最 大的成本是因为上访而导致诉讼时效的丧失,将使得案件成为无法解决的悬案。法律救济途径都是有时效限制的,超过了时效就丧失了胜诉权,甚至根本丧失诉权。另外,和诸如自伤自残,暴力抗法等途经相比司法维权也是成本最小的。身体是生存的资本,身体残废了或者生命丧失了,这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那个时候有多少钱对你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尽管律师不能给你保证(即使有百分的把握也不能保证),但是你也得请律师打官司。你之所以没有保证就不打,是因为你缺乏对诉讼风险的正确理解,以及主宰自己人生的相应魄力。其实归根到底还是长期的生活局限导致的认识贫乏。可以到各级法院去看看,每天早上进去开庭的当事人和律师都络绎不绝,其中不乏涉及几千万,几个亿的大案子。这些人都是因为律师给他做了承诺才打的吗?肯定不是,他们之所以打是因为他们知道司法维权程序的价值,也做好了为利用这个价值而承担相应风险的准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邹秀丽律师团队

 北京拆迁律师 北京拆迁纠纷律师 北京拆迁补偿律师 北京征地拆迁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