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自定义透明flash
QQ客服
ᄍ(﾿ᄂA  邹秀丽律师
站内搜索
 
 
某房产开发公司建立研究基地的拆迁案例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10-02 10:00:35    文字:【】【】【

 

 2000年,A研究所与B公司签订《关于联合建立XXXX研究基地的协议》,合作在某村建立XXX研究基地,合作期限20年。之后,该A研究所解散,将所有权利义务转移给后继成立的A公司。该A公司陆续在基地内建设起几个实验室(其中包括高科技实验室),建筑面积约2000平方米。

2010年10月,为进行房地产开发建设,某开发公司向某村所在地政府申办了《房屋拆迁许可证》,在某村一带动迁,XXX研究基地在动迁范围之内。为实现补偿利益最大化,该A公司获悉动迁事宜后在第一时间委托了术业有专攻的拆迁维权律师保驾护航。

 

该开发公司属于国企背景,财大气粗,动迁全程皆有行政机关为其鸣锣开道。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为被拆迁人的拆迁之旅将要遭遇各种行政施压之苦埋下了伏笔。

一:应对拆违谈话

2010年11月底,当地城管大队通知A公司进行谈话,而谈话的主题内容则是XXX研究所用房的建房手续是否合法。拆迁律师陪同公司负责人积极参与了这次谈话,并就建房手续问题发表了意见:

建房手续虽有瑕疵,但却是由早年规划制度不完善所致的历史遗留问题,故应当尊重历史,在所涉建筑物并不严重影响当时规划的情况下容忍手续瑕疵问题;

尤其XXX研究基地现在已经被划入楼盘建设项目动迁范围,就研究基地相关研究用房及精密设备的客观财产价值,动迁方应当给予合理补偿,而城管部门在补偿协商阶段介入谈违建问题,难免有利用行政手段非法干预拆迁的嫌疑,与法律所要求的行政管理目的相悖。

这场原本充斥着“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势的谈话最终演变为一次有力的“维权的发声练习”,谈话结束后,该地区城管大队作出了将依法行政的表态。根据以往的经验法则,律师情知委托人的财产已经远离了拆违之险。

 二:承前启后的拆迁许可行政复议、诉讼

在一定情况下,某些环节能在其系属的全过程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在A公司拆迁之案中,足智多谋的律师运用其经验,继拆违谈话程序之后便迅速启动了这样一个担纲中流砥柱的环节——拆迁许可行政复议。

2010年12月初,一纸以该地区建交委为被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书》被律师呈递到当地政府手中。在这纸申请书中,涉案拆迁项目的合法性命脉——《房屋拆迁许可证》在程序方面未依法进行公告,在实体方面更存在审查义务履行不足之违法情形。

同年12月下旬,当地政府作出了《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首轮出击攻略以这一吃“闭门羹”的结局“形败”。不过,办案律师随即将当地政府起诉至当地人民法院,请求撤销《不予受理决定书》。立案当日,人民法院即受理此案。维权之路,正式展开……

 三:企业水井被填之后的连环追责

几乎与A公司一方提起拆迁许可行政复议的同时,一场更为直接的逼迁行动扑面而来——2010年12月初,具体负责动迁的拆迁公司派人来到XXX研究所,将研究所内水井填平,致使研究所供水被断。

水井被填破坏事件发生以后,本案律师第一时间前往当地建交委,请求其依法责令拆迁人某开发公司、拆迁公司等立即修复申请人的供水设备,及时对申请人供水,并依法对有关责任人予以行政处罚。区建交委对此颇为重视,称研究后给予答复。

一周以后,律师再次致电区建交委询问其研究结果,被告知“水井被堵系村委所为”。面对区建交委所作与真相不符的答复,律师经与A公司协商后即刻决定“兵分三路”追责到底!

其一,向该区建交委提交书面《要求行政处理申请书》,该申请书仍然要求对拆迁人某开发公司进行责任追究,依据是《房屋拆迁现场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拆迁现场实行拆迁人负责制”,亦明令禁止以停水等手段强迫被拆迁人搬迁,且区建交委有责任对拆迁现场违法违规行为进行查处、对相关单位和人员进行问责;

其二,向当地公安分局提起破坏生产经营罪之控告,申请刑事立案追责;

其三,以拆迁人某开发公司为共同被告,向当地人民法院提起妨碍经营侵权赔偿之民事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二被告停止侵权,立即给原告A公司恢复供水。

不过,一日三发的维权之策中有二者很快就夭折了——当地建交委与公安分局一个认为无需问责,一个则拒绝立案。对此,本案律师仍然沉着冷静地加以应对,一方面将怠于履行法定职责的区建交委起诉至人民法院,另一方面则以不予立案理由不充分为由向当地人民检察院申请复议。如此,“被动挨打”的局面再次改写……

四:堵路

2011年1月,征收条例开始实施,原有的拆迁进程进一步加快,当地村民委员会开始进行回迁楼建设施工,过程中将XXX研究基地北侧的小路挖断,导致基地研究所需的各种材料无法及时供应,尤其是每天运输液氮的车辆无法进入,员工也无法出入,研究所研发工作被迫停止。而村委会在施工现场却未放置任何施工标准,也未在施工现场公示施工许可证。

挖路事件发生后,律师以雷霆之速向当地城管大队、公安分局、建交委等部门申请制止村委会的违法施工行为,责令村委会排除妨害、消除对A公司生产经营的不利影响。此外,律师再一次以拆迁人某开发公司和村委会为共同被告,向区人民法院提起侵权民事诉讼,要求将原告A公司在XXX研究基地北侧一直通行的道路排除妨碍、恢复原状。

A公司接二连三的维权之举最终令该开发公司感知到了法律维权的威力,向A公司伸出了和谈的“橄榄枝”——在律师的协同谈判下,该开发公司与A公司最终以2000万元货币补偿为条件达成一致意见,签订了补偿安置协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邹秀丽律师团队

 北京拆迁律师 北京拆迁纠纷律师 北京拆迁补偿律师 北京征地拆迁律师